大梦想家

Q:老师会讨厌满脑ghs的娃子(比如我(划掉))吗 如果对车会不会厌烦呢

嘻嘻羽秋是特殊的呀,而且这只是一个假设不是吗——羽秋不会这么做的对吧

是和群友们一起哈哈哈的时候冒出来的灵感我不是在水 私心打tag,也可以算是一点群宣?


 @赫拉治。


emm,是玉皇大帝和如来佛祖的梗?(配上图就有感觉了)

好的沙雕ooc,注意避雷







普:我统一德意志


奥:你向我俯首称臣过


普:我第一个进行义务教育


奥:你向我俯首称臣过


普:赢过许多战争,还瓜分波兰


奥:你向我俯首称臣过


普:咱能不提这个事吗


奥:你儿一战输了


普:……


奥:你孙子被你二孙子干掉了


普:……


奥:你二孙子二战输了


普:……


普:咱还是说那个事吧


奥:你向我俯首称臣过


普:cnm

日常脑嗨

乱搞的沙雕日常


重度ooc,有微量沙普德奥(太少了不占tag了)避雷哈


(我感觉我把老福特当备忘录了)


后期跑题了无所谓啦


针对现德以德服人抢物资这件事,还有霓虹联合意呆现德抗疫这件事


德三开心坏了,整个天堂都充斥他的笑声“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儿还是我儿哈哈哈啊哈,德意志的**世界第一”


苏联表示很烦恼,因为德三疯了以后天天嘲讽让他有点烦“你TM闭会嘴能死吗,抢个物资又不是开始ww3!!!”


东德很伤心“你变了”


德二很赞成这种做法“好小子还算有点出息”


魏玛表示再也不想参与这种事了“我好不容易死了真的只想清净一会,我知道了,我真的知道了,求你不要在和我说了”


“嗯,是吗,那挺好的”普鲁士爷爷这样回答的,他挺清静的,因为他的三子就算疯了也不敢来骚扰他,更何况最近总在沙俄家打牌


奥帝叔叔最近有点暴躁,他一直觉得沙俄和普鲁士在联合坑他的钱“沙俄你真的够了,我出个三你放炸弹啊,普鲁士是地主啊!!!”后来好像是因为藏着私房钱鬼混被匈牙利发现了,总之德德再也没见过他岳父

全沙雕改图,ooc,cp沙普(主),英法,只有一点点点点美瓷噢

@流星丶羽i 终于搞完了,美人鱼的老梗了


前剧情在这里https://yicixin99355.lofter.com/post/3 

文字版在这里https://liuxingzhuyui399.lofter.com/post/30bc2ba0_1c855e595 

又是饿到自己产生沙普粮的快乐一天

(其实图片是三国吧里的一位太太在B站截的,我问太太了,她还没回我,我存不住图{{{(>_<)}}})

[沙普]猜猜我是谁

论如何让一只超老实严肃的沙气到形象崩塌(你只需要一只普就OK了)





毛子家里,正在泡冰泉的两位,聊着聊着就干起了防冻液,酒劲上来的苏和沙比起了酒量,谁输了谁就去捂住老婆的眼,让他猜是谁……

沙:我怎么可能去干这种幼稚的事情

苏:愿赌服输

于是乎



德家

沙:(和儿子比酒量输了之后来)

普:(正在看育儿方针)你们说到底是为什么呢(抬头看向德二和德三)

沙:(家庭聚会吗,啊,丢脸)

(于是凑过去蒙住普的眼镜)猜猜我是谁

普:哦西八(摸一下沙俄的手)虽然手感不对但这么蠢应该是奥地利吧

沙:在开玩笑就把你的另一只眼也弄瞎哦(微笑,愤怒值5)

普:额额,当然是开玩笑的啦

沙:那么再来猜猜吧(这是上头了吗)

普:(战术打盹)

沙:睡着了吗……

普:(惊醒)刚刚稍微打了个盹,可能是昨晚熬到太晚了……

沙:那么回答问题吧(微笑,愤怒值10)

普:那么问题是什么

沙:还能是什么,当然是我是谁啦(愤怒值15)

普:还能是谁啊,当然是我亲爱的

沙:亲爱的是谁呢(小激动)

普:看看这是什么法军进了柏林一样的问题啊,亲爱的还能是谁呢

沙:看看这sb普鲁士动脑筋的样子(30了)

普:啊,快松手吧,眼珠子都要掉了

沙:说!名!字!(愤怒值,35)

普:鹰鹰,鹰鹰在吗

沙:(一把掐住鹰的脖子,啊,鹰鹰叫不出声了,啊,鹰鹰吐白沫了,啊,鹰鹰快不行了,啊,鹰鹰没了……)

鹰鹰:我星星,我做错什么了……

空气一度尴尬

普:总不能是条顿吧,他太矮了,也不会这么无聊

沙:你终于聪明了一会,所以是谁呢

普:……那德德和三子……

德二:父亲,那是唔唔唔……

(德德德用手捂住了德二的嘴)

德德德:(看了看沙俄充满善意的眼神)爷爷您还是自求多福吧

普:场外电话连线机会……

沙:没有这种东西(愤怒值50)

普:你真以为不知道你是谁吗

沙:(压压怒火)别耍花招说名字

普:你这是在怀疑我

沙:说个名字有那么难吗

普:这不是名字的问题,这是我们信任的问题

沙:什么啊,那就走到底吧,我用我的另一只眼睛赌你不知道我是谁,你呢,你赌什么

普:一定要一针见血吗

沙:怂了?(愤怒值60)

普:怂的是你吧

沙:看看这个都没有成为帝国家伙在这里故作坚强的样子

普:不要这样绝情啊!现在已经没法回头了,就算这样也没有关系吗

沙:反正今天咱俩之间必须得没一个(愤怒值70了)

普:……在我临走前能让我再说一句吗

沙:你说吧,愚蠢的日耳曼人

普:会是沙俄吗……

沙:(我丢???)(心里小鹿乱撞)

普:可是像他那种超级严肃认真又无趣情商和智商都为零的呆木头,应该不会做这种他认为很无聊的事情吧……

沙:(100了)(普普你要没了)

德德德:(小声对德德)你看到他身上的黑烟了吗

德德:眼都发红光了呢……

德德德:所以我觉得爷爷要没了

德德:……

普:噢噢,对哦,也许是那个傻子被灌醉了之后跟别人打赌呢,这种无聊的赌博,还真是符合他的风格呢……

沙:(愤怒罐子暴了,愤怒值???)

普:但是吧,他那种自尊心有极强的人,恨不得……诶啊啊啊

(沙俄扛起了普鲁士)

普:(抬头看到一只满脸黑线的沙俄)还真是俄皇呢

沙:……(继续走)

普:不要这么绝情嘛,追不到女孩的~

沙:……

(普普顺势跳了下来,把沙向墙上一推,嗯,沙就这样被一个比自己矮的人壁咚了诶)

普:你看我都还没说完呢,我说俄皇殿下这么要面子,却还是信守承诺,是个很守信的人呢,(小声)……

沙:(脸红了……)我……

普:嘘……我知道你一般跟别人赌就没有赢的时候,所以下次不要喝那么多酒了呀~

(普普突然一个转身,抓起来地上生死不明的鹰鹰,给它摇醒了之后,飞似的跑向门口,鹰鹰开始变大,普普一个漂亮的转身,骑上鹰鹰就,就……飞走了?留下沙俄愣在原地)

苏:所以说爸你被反攻了?

德德德:我爷爷不愧是我爷爷,我要好好学学

德德:父亲的话意思不就是俄皇只要和别人赌就一定会输吗

魏玛:(刚进来,我好没有存在感的)嗯,普鲁士爷爷呢,诶,俄皇也在啊,(察觉到不对劲)嗯

沙:(战斗状态)你爷爷不会死得很惨的(微笑)


一些我关于ch的见解,想法💡


ch,朝拟,aph🇩🇪厨 🇫🇷厨精德普吹精明,但这并不影响我同爱法法爱清。(我是矛盾本身)


雷点!!!


⚠️雷沙清


⚠️雷清和一切帝国主义CP


⚠️雷一切毛家右的


⚠️雷瓷受(软软蛋糕什么的我真的不行)


⚠️雷无脑可爱重度ooc的德德德


⚠️雷无脑车


⚠️雷无脑恋爱


主喜的cp


❤️法普,(是拿法)法法矮攻好香


❤️沙普,互攻但  啊普病A受


条顿以灵魂契约的形式存在于普的身边,普十一二世纪就存在,经历了一些之后,他悟了……他看的很透,能放下一些东西,便不惧生死(七战那——么猛),最后觉得实在是无聊,没意思,想去探求一些更远更深的东西,生死边界和远古的秘密(他们,ch们究竟是谁是如何形成的,以及这个世界奇妙的规律和上古文明)所以慢慢淡出视线,在统一之后彻底让德德接手,德德是捡的(bushi)在那之后大家都以为他死了(只有沙俄察觉到)其实只是变得透明,能穿墙,在生死边界游走,可以随意进出两个世界。所以除了研究那些东西,更多是在沙俄身边度蜜月(划掉)看戏,特别皮的嘲讽。他运筹帷幄不拘世俗,挺冷的,自信又疯狂,冷静的疯子(德家祖传从他这里)德家都比较沉默寡言他算话多的,挺毒舌开个玩笑气死人不偿命那种的。


高傲的沙皇老直男了情商低经常被他气的喘不过气,比较暴躁,父慈子孝


❤️苏德是天造地设的真爱


私设小时候见过,不管是三国同盟,还是说俄德两家的关系,德德德小时候很顽皮又天真,画画天赋很棒。喜欢跳到背上咬苏的帽子,苏“啊嘞?”就挺慌的,两只都好可爱啊啊啊啊啊。一起捉个萤火虫,在向日花从里跑,在失车菊从里打滚,编个花环,德德德还送过他一幅画,苏也给他一副手套(冷)。多好俩孩子呀,被战争毁了。一战后,毛家苏和哥哥一起父慈子孝,后来兄友弟恭,德家德德德哭了好久哭到天昏地暗精神重度创伤至失忆,然后,就变了,再次见面,相顾无言。苏先是震惊,伸出手……最终放下……国会纵火案,漫天大火中“行吧臭小子真有你的……你……好好活,我可不想再见到你”“……不用你操心”一次次纠纷中,互相算计互相防备,谎言编织爱恨交错,黑暗中酝酿萌发,不断上升到温度,这俩真的很适合开车。德德德很没有安全感,戒备心很强,随身带着一些武器……最后开枪自杀“你会下地狱的”“你会来陪我的”


❤️元宋赛高(不逆不拆)


温文尔雅的宋啊,最温柔的宋啊,校园篇是国民男神甜甜小奶狗,除了打仗什么都会(bushi)有钱会经商会发明还很温柔,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最温柔的浅绿色系,眯眯眼但真的善良,有心机但不害人,和明是特别好的朋友(明被他救过)元,憨憨的大哥哥啊,虽然比较……比较……比较……有亿点点的暴躁,四等人什么的……但“我爱宋和我要好好对宋人有什么关系,文天祥这种正义之士早殉国了,而活下来的……老百姓?老百姓管我啥事,我的征程可是星辰大海!我要浪迹天涯……”(强行解释)每个人有每个人的观点,不喜勿喷,设定是一次在宋给金送钱的时候,一个人拉一大车东西,遇到劫匪“诶?遭…遭了……”被救了,然后元就发现了世界上最可爱的生物!!!后来,宋带元看遍世界繁华,上元节庙会孔明灯皮影戏糖画游船……(对于一个从小在冷酷漠北长大,和兄弟姐妹还有父亲一起打天下,没有亲情的元——是心动的感觉)


❤️高举明清明双A大旗(这个不能拆可逆绝对不能拆)这个,快来私我,加我加我加我!!!


         我研究过中国古代的阴阳学说就是相生相胜论,明是火德(汉人王朝炎汉为一火,皇室朱姓为二火,日月为明为三火),清是水德(清 三点水, 改女真为满洲 三点水x2)三水克三火,清在金时期就存在了,私设扮猪吃老虎的明救了他一次,也就认识了,明玩火,(眯眯眼,眼睛很漂亮,朱红色的)但更喜欢用幻术,武器扇子,风流倜傥,玉树临风喜欢小姐姐,可皮了比普还浪,但其实禁欲的,后来,后来也就挺正常的,经常在一起,有时明也严厉警告清别想不该想的,封奴儿干都司(明真的很宠清)后期,后期明死拼命伤痕累累,最后大火中自杀,曲终人定啊。这是清一直的心病,所以他精神不太好,经常睡不着变得沉默寡言,总是出现幻觉。我曾经学《登泰山记》,本来想当沙雕的糖,一开始很正经“自京师乘风雪,历齐河,长清”清来找明,后来沙雕,一起就一路上明嘚嘚瑟瑟的,把火炉棉被都带着“你把家都搬过来了吗?💢”到山顶看美景感慨,最后……看到石刻才发现,明不在早都100年了,一切都是他自己的幻想,和他曾经和明一起来的记忆的混淆罢了……(我那天没把自己给刀死)晚清是他的妹妹,后期他神志不清都快疯了妹妹趁机掌权(光绪那块),最后清自己嗑安眠药自杀


❤️瓷美


这里简要说明一下:


        瓷爹稳重霸气暴躁护崽,平时喝茶写书法(毕竟是个五千岁的老年人)他“将诸君皆看穿”。他佛系不去主动招惹别人,不像某人哈,咳咳这里我就不点名了,是吧阿美,但“人若犯我,我必犯人”而且并不是那种都无所谓的佛系,他有自己的蓝图,他会争,会为了一些东西去拼搏。


       而美……从小被老爸压榨,平时吊儿郎当的和瓷玩笑,时而嚣张跋扈,“世界警察”日日夜夜的忙碌着,操劳着。可能是他长大的环境造成的,他拼命的想要抓住一切,却不知抓的越紧,流的越快。他很孤僻,在外有其他国家的指责,在内国民心声不一的讨伐声,他和上级高层关系应该也不好,他们想要一个听话受控制的傀儡,所以在私下里美觉得他们有大病,就像他们想要控制换掉美一样……所以美真的是孤身一人,新冠的时候作为意识体自己国家怎么样自己最有数了,离谱的川普整的离谱活大家也都知道,所以他俩肯定吵过,但对外(见到瓷和欧洲那些时)又爱面子不得不那么说(ch们之间的对话交谈),死爱面子了老傲娇了,真正无助的时候,瓷是他唯一的念想了吧……


私设是女孩子的:霓虹,朝鲜,(日本在走军国主义前期,私设是那种……算了参考阴阳师大舅)周武……(再补)


我觉得在ch中,国家们应该都很核善,可以说真正严肃起来没有一个好东西,都很危险。国家与国家之间的情感也应该是很隐晦的,很复杂的。而且可能不仅仅是对一个人。所以自家的ch们全是奥斯卡小金人。所以说霓虹绝对不是只会卖萌的小可爱,法也绝对不仅仅是带个帽子拿着法棍的艺术家,意王也不是只会吃面卖队友的墙头草……ch是“国家拟人”他们是国家意识体,不进代表高层,同样也代表人民,代表每个人都心声,人们想法不可能统一,所以对外表现出来的是为主体的,而他们变成矛盾本身,很多时候也会很纠结。


沙雕与玩梗适度就好,以后我不搞沙雕了


唉,要是我有能力把我的心之所想搞出来,已经有自己的世界观


嗯,潜水直到高考完

[丕懿]乱世中的你我,身不由己

“站在床前的你,依旧的如瀑长发。”

“病卧床上的你,依旧的不羁眉眼。”

“纵使岁月消磨了旧时光阴。”

“纵然如今已至于这般田地。”

“我想,我愿赠君一首长诗。”

“我想,我愿祭你一杯淡酒。”

“在这身不由己的时代。”

“在这身不由己的时代。”

“我必将为后人所嗤笑。”

“我必将为后人所不齿。”

“这或许是你我所期,或许又不是。”

“这或许是误会一场,或许又不是。”

三月风起 谁折杨柳一曲 试问别离

三月落雨 沾染几时回忆 莫道长离

我长倚风里 本一世独行 却红尘染尽 约君 半生浮名

三月风起 还折杨柳一曲 不问别离

三月落雨 淡去几时回忆 且待长离

我曾倚风里 笑何以同行 却红尘染尽 约君 半生浮名

待回首看几度沉浮里

笑莫笑这赌一生的局

血染江山流年封存下的谜底

许谁天下若视之一戏

演了这妄念无关悲喜

再寻梦里谁家年少轻狂如昔

几时丹霞蔽日里

又何嗟古今

春风还似少年意

再追一捧华年旧时行

[何去]

君若长记 一入浮生皆定 莫问何去

君若长忆 何贪一杯欢喜 不如归去

我独把风雨 本不为谁行 却红尘都饮 约君 天地成寂

待回首看几度沉浮里

又何执念这一世输赢

谁勾一笔年华流乱书接终局

看流年换江山若一戏

续一杯风雨渺去无迹

且待后人一饮前尘笑把往昔

几曾丹霞蔽日行

梦中呢喃语

还把旧时衣冠忆

再醉一捧华年都不及

[谁记] 

后: 何谓天下?不过是权利膨胀后无边的欲望罢了。

高举大义满口仁德的刘备也好。

宁教我负天下人休教天下人负我的曹操也好。

身继父兄遗志的孙权也好。

乱世中,有谁曾真正掩下过自己的贪念? 

而曹丕和司马懿,着实是这乱世中一对有趣的人

一个是自己亲手调教出来的学生。 

一个是日日夜夜伴于身旁的重臣。 

九年又九年,怎会看不清彼此手中握着的筹码。

而一个又纵然着另一个野心膨胀,以天下为食圈养着狼顾之鬼。

一个又或心念旧情,二十余年不曾换了这江山。

或许他们所赌的,亦不是这天下。

史书上,

曹子桓仍是那个引狼入室的昏君。

司马仲达仍是那个篡位夺权的小人。

而我,只希望有那么段时光,曾那么简单过。 

丹霞蔽日,采虹垂天。 谷水潺潺,木落翩翩。 孤禽失羣,悲鸣云间。 月盈则冲,华不再负。

(转自百度贴吧)